大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小股东如何维护权益?
发布日期:2018-07-06  发布人:

       在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类案件中,因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而导致的股东资格纠纷数量众多。根据我国《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17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经公司催告缴纳或者返还,其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或者返还出资,公司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该规定赋予了已经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以股东会决议的形式,解除未履行出资义务股东的股东资格。如果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并非是控股股东,此类解除股东资格的股东会决议比较容易通过。但如果公司的控股股东未履行出资,小股东提议召开的股东会决议又没能获得控股股东签字通过,小股东如何维护自己权益?对此,《公司法》及司法解释并无明确规定,上海市一中院审理的一起案例为司法实践解决该问题提供了思路,并得到了实务界广泛认可。

       本案大致案情如下:2002年,A公司成立,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股东为B公司和C公司,分别认缴出资300万元和700万元,分别占股30%和70%。A公司成立后,C公司以往来款的名义抽回了700万元出资。2013年8月,A公司及B公司向C公司发函催促补缴出资,C公司以其已履行出资为由拒绝补缴出资。2013年10月,A公司向C公司发出召开股东会的通知,并于11月份召开了股东会,讨论因C公司未履行出资解除其股东资格的事宜。B公司和C公司均参加了股东会,会议决议解除C公司股东资格,C公司不同意该决议,未在股东会决议上签字。

       随后,C公司向浦东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这份解除其股东资格的股东会决议,认为C是公司控股股东,持股70%,该股东会决议并未经C公司签字同意,A公司不可据此解除自己的股东资格。法院判决认为,因本次股东会的议题涉及解除C公司的股东资格,如果由C公司参与表决,则本次股东会的召开并无必要,表决也形同虚设,不符合《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的初衷。据此,浦东法院认为,为了维护公平诚信的基本原则,此种情形下应当借鉴上市公司董事会决议程序中的回避制度,要求C公司就表决事项进行回避。该判决得到了二审法院上海一中院的认可。

       上述判决讨论的问题涉及到公司法两大制度:股东除名制度和表决权排除制度。目前我国公司法对该两项制度的规定比较欠缺。

       所谓股东除名制度,是指股东因违反约定或法定义务而被解除股东资格,我国《公司法》并未明确规定,但《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17条赋予公司将未出资股东予以除名的权利。适用该制度解除股东资格须满足如下条件:

       1、解除股东资格这一严厉的措施只应用于严重违反出资义务的情形,即“未出资”和“抽逃全部出资”,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和抽逃部分出资的情形不应包括在内。在本案中,当事人在公司成立时由第三方中介公司垫资,成立后又收回垫资,法院认定构成抽逃全部出资。如果自己的股权是由其他股东垫资且未收回,则不认定该股东构成抽逃出资,该股东与垫资股东之间的纠纷属于其他法律关系。

       2、公司在对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的股东除名前,应给予该股东补正的机会,即应当催告该股东在合理期间内缴纳或者返还出资,只有该股东在公司催告的合理期间内仍未履行出资义务的,公司才能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法院才能确认公司这种除名行为的效力;

       3、公司解除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股东的股东资格,应当依法召开股东会,作出股东会决议。

       所谓表决权排除,也称作表决权回避,是指股东与特定事项存在利害关系时,则该股东不得就其持有的股权行使表决权。表决权排除制度的意义主要在于防止控股股东滥用资本多数决议规则,损害公司利益和少数股东利益。我国《公司法》对股东表决权排除的规定不是很多,主要体现在公司为公司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需要股东会决议时,该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不得参加表决。

       尽管如此,为了维护少数股东利益,我们认为对于因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而被公司股东会除名的决议,可以适用表决权排除,理由如下:

       首先,如果控股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少数股东又无法通过股东会决议解除其股东资格,将导致《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17条形同虚设。如果此种情况下,仍按照通过的资本多数决议进行表决,则少数股东永远无法以多数决议解除控股股东的资格,这也打破了公司治理的平衡。

       第二,股东履行出资义务是其取得股东资格的必要前提。即使是控股股东,如其未履行出资义务,其股东资格是不完整的,对其股东权利(包括表决权)进行限制也符合公司法的要求。如果允许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照常享有股东权利,而已经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权益却得不到保障,不符合公平诚信原则。

       第三,公司章程是各个股东之间的契约,按照章程要求履行出资是各个股东的合同义务。控股股东经催告后仍未履行出资,已经构成了根本违约。从合同法角度讲,守约方是有权解除合同,而根本违约方是无权选择是否解除合同的。所以,基于公司契约和根本违约理论,在因股东未履行出资而进行的股东会除名决议中,未出资股东是没有表决权的,即使该股东为控股股东。

 

 

来源:中国贸促会官网